安达信息网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荷塘蝶双飞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22:48:52 编辑:笔名

【一】  “啪!”一记清脆的耳光,久久地回荡在云楼......  柳如烟的右面颊上顿时立现深深五指印痕,嘴角血丝滴落薄衫。她,紧紧咬着唇,一言不发,倔强的脸上说不出的冰冷从容。  霍明光,又气又恨又爱又怜,望着那张美丽苍白的面庞,心里如翻江倒海。想当初,双方父母的极力撮合,媒妁之言娶了烟。他对她不错呀,他不明白,自己是那么地爱她,仅仅是一年的时间,怎么一切全变了?这个和自己生活了十年的人,变得让他如此陌生。如此可怕。想到这里,他忽然间打了个冷战,心;蓦然间好凉。漂泊在外的奔波,换来的却是绝情。难道是自己错了?分居两处还不是为了这个家。哎。也许是一时冲动吧?霍明光,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很后悔打了她。念及此处,心忽然软下来,疼爱的轻揽入怀。声调有些哽咽,幽幽地说:“烟,不要离开我,好吗?你只要忘掉他,我可以既往不咎,加倍地爱你。告诉我,你只是一时冲动而已,恩?”  “不,我做不到。明光,对不起,我现在的心里全是他的影子,我真的忘不掉。其实,我一直就没忘记过他,倘若不是父母以死相逼,我和他早就在一起了。”柳如烟,奋力挣脱他的怀抱;坚定的脸上写着决然。  “为什么?这究竟是为什么?难道我不爱你吗?”  “爱,是不需要理由的,也许是他能读懂我的心吧。我知道你爱我,可是你知道吗?你的爱让我有窒息的感觉,让我有压力。其实你并不欣赏我,你只把我看做一个美丽的花瓶,一个你的私有财产。光,你知道么?我是一个人,我也有思想的,我不是你的附属品。”  “如烟,不是的,不是这样的,不要这样说我,好吗?”  “怎么?不敢承认吗?那就算了,我也不想多说。明光,看在往日的情份上,放手,可以吗?”  “哼!你休想!”霍明光忽然间愤怒了,蓦然拔出利刃,直直地对着她的心口。  “如烟,我再问你一遍,是选择我还是他?”声音颤颤的。  “当然是他。你就是杀了我,我选择的还是他。光,我不想欺骗自己,更不想欺骗你,我们的缘分已尽。和你说实话吧,每当想起他的时候,我的心里就特别甜。可是,我如今对你真的是没有感觉了。光,对不起,是我不好,是我背叛了你。如果我的死亡能令你减轻痛苦;那么就请你动手吧,我甘愿受此一剑。”  柳如烟,一气说完,神情无比坚定。霍明光,握剑的手微微颤抖。他闭上眼睛,两颗泪珠悄然滑落。柳如烟的唇角扯出一丝笑意,胸口蓦然间的剧痛,她仿佛听见了自己骨碎的声音,所有的颜色在眼前慢慢暗淡下去......    【二】  明水山庄。  一群身披孝服的人手中持着明晃晃的刀剑将山庄围起来,柳如剑愤怒的敲击着山庄大门,一叠声的喊着:“霍明光,你滚出来!还不快点滚出来!”  众人随声附和着:“霍明光,滚出来......”  “咚咚咚”大门被击打的山响,高悬在上面的“明水山庄”牌匾也被震得直晃悠。  庄内,豪华的大厅。  霍天林阴沉着一张老脸,指着跪在自己面前的霍明光,气愤愤地:“你个小兔崽子,怎么这样不争气?柳如烟哪一点不好,你非要杀了她?就因为她心里有了别人?哼!你明里暗里那么多女人,人家又说你什么了?不就是写了几首诗词么?至于要人家命么?”  “瞧老爷说的,对于不守妇道的女人就该杀!再说了,如今哪个男人没有三妻四妾呢?光儿可没有错......”霍夫人很不满意霍天林的话,插嘴说道。  “你给我闭嘴!都是你惯的!杀杀杀!你就知道杀!你好好听听山庄外面是什么声音?柳家庄的人明火执仗打上门来了,你们知不知道?如今这个局面该如何控制?”霍天林挥舞着手臂,声音提高了八度。  霍明光低头不语,偶尔向母亲投去求救的目光。霍夫人向儿子做了一个稍安勿躁的手势,随后,走到霍天林面前,轻轻抚着他的后背,温柔劝解道:“好了,好了,老爷,您消消气!咱们慢慢想办法......”  “哪里还有时间想什么办法?没有了,我的夫人。唉!”霍天林颓然地跌坐在太师椅上。  霍夫人瞟了丈夫一眼,也无话可说了。沉默了一会,霍天林猛然站起身来,向门外高声命令道:“来人!快来人!取家法来!取绳索来!”  “是”早有人一叠声的答应着,呼啦啦进来七八个人。  瞧这阵势,霍明光知道父亲是真生气了,他害怕了向母亲哀叫道:“娘,娘,快救救孩儿!”  霍夫人急忙拦阻道:“老爷,老爷,您这是干嘛呀?还真舍得呀?光儿若是落在柳家庄那些人手里,还有命在吗?老爷,您冷静一下,光儿可是我们的独生子啊......”  霍天林挣脱了夫人的手,也不答话。只是命令着手下人将儿子五花大绑,带着众人步出大厅,独留下夫人一个人在那里暗自抹泪。  山庄外。  “二十八、二十九......”有人高声数着数,伴随着皮鞭一下一下呼呼呼的风声。  霍明光负痛的声音渐渐弱下去,霍夫人不知何时疯了似地冲上来,心啊肝啊肉啊叫了半天,总算是唤醒了那个满身伤痕的人。  “娘,孩儿想如烟,真的想......”霍明光忽然哭了,也不知是伤痛还是悔恨,反正他是流泪了。  “光儿,我的光儿......”霍夫人抱住儿子大哭。  唉!造孽呀!霍天林悲叹一声,眼睛有些湿润了。  柳如剑的心里,说不清是什么滋味?无言?还是无语?唉!他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向霍天林拱了拱手,然后带着众人离开了山庄。  霍天林指挥着下人将儿子松绑,慢慢抬进庄园内。他抬头看看天空,瞧见那一抹残阳渐渐融进了地平线。远处,幽幽传来寺庙的钟声......    【三】  “来人呀,救命啊、救......”呼救声传来,又蓦地断了音,很显然呼救之人处境是相当的危险。  情况紧急!又有人遇险了。方宏雪心中一紧,循声连忙向东南方加快了脚步。  此处东南方茂密深林是野兽出没的地方,最近这段时间常有叫不出名字的怪物出现,伤了不少民众,弄的当地是人心惶惶。作为明月城特级捕快的方宏雪,半月前于城主面前立下军令状,二十日之内务必杀死这个孽畜。然,那个孽畜仿佛事先得知消息似得,一直没怎么出现。方宏雪带人蹲坑守候了十几天,一点进展也没有。  今日是第十八天,大家又是守候了一夜,尽皆疲惫不堪。方宏雪命令众人回去休息,自己再仔细好好勘察勘察,希望能查出一点蛛丝马迹。正自巡回到密林中央,忽然就听到了那一声惊恐的呼救,他连忙用提踪术神功急掠过去。  东南方一个很小的空地上,林子有些稀疏,那里横陈了七八具尸体,只有两个人还在那里与怪物苦斗。方宏雪雪银刀一展,挟着一股寒风,一式秋风横扫落叶猛地砍向那怪物后背,用了十成力道。那怪物不曾想会有人敢偷袭,后背中招,一股血喷了出来,带着难忍的腥味。  “哇呀呀......”那丑陋的怪物负痛一声嚎叫,转身挥舞着尖利的爪子向方宏雪抓过来。好一个方宏雪横移半步,轻巧巧地闪身避开,顺势将雪银刀一横,又划伤了怪物左肋。但是,自己的肩头也被抓伤,顿时血染衣衫。  “啊呀呀......”那怪物又是一声嚎叫,不知死活地又冲了上来。方宏雪凝神将雪银刀舞成一片密不透风的光网,那怪物即刻被笼罩在寒影中,哇哇哇怪叫着,身上又被砍中十几刀。饶是如此,它仍然还是在那里拼命,丝毫没有逃走的意思。  真是怪了!方宏雪在心里暗忖道:这怪物怎的如此强悍?它是那么庞大,需速战速决,不然的话,时间一久,我的体力终将耗尽。到了那个时候,我岂不是危险?念及至此,蓦地长身而起一鹤冲天,头下足上姿势,右手自怀中掣出短刃,对着那怪物的头顶百会穴狠狠的刺下......  当其他人赶到的时候,怪物已经死亡。而方宏雪呢,亦是血肉模糊晕倒在那里......    【四】  千里之外的画舫,一阵叮咚琴声和着低吟:怅望孤台兮难见君颜,愁极生怨兮水月天。滚滚红尘兮凄凉间,谁人知我心兮潇潇雨凭栏......那吟哦之人赫然便是明月城英雄方宏雪。自从一年前与怪物生死搏斗后,他的武功被毁了,于是,谢绝城主挽留,辞去了官职。用多年积攒的银两购买了一艘画舫,踏上了四海为家征途。  此时,忽然间蓦然一声脆响,弦,莫名其妙地蹦断了。方宏雪的心里突的‘咯噔’一下,瞬间痛起来。他预感到仿佛有不祥的事情要发生。正自狐疑间,一物从窗外射入,落在琴弦上‘咕咕’叫着,是信鸽。  方宏雪,摊开那方香罗帕,一行娟秀的字体直入眼帘,只见上面写着:  “念往昔,与君恩爱;同沐朝露夕阳。近红尘,风雨偏多;陌上诸多惆怅。楚江舟,梦冷荒烟;空倚翠竹思君。凭阑望,一抹落日眩晕。西窗雨,瘦弱单薄影;花压愁绪偏。东阁楼,残月红烛情;白鸥春心间。怎是一个怨字了得。恨秋伤烟雪凄凉,无奈何一身伤痛皆负与断桥;尘世无路,魂魄荡瑶台......君接此书,我已去也。保重。与君来世再续旧缘。烟,绝笔。”  方宏雪的泪水模糊了视线,感觉自己的心被一点一点撕碎。他慢慢自袖中掣出短刃,向颈上一横,霎时间,鲜血染红了琴弦。  天边乌云席卷,湘水翻腾呜咽,似乎也在为这段凄美的绝恋唱着挽歌。  ......  一处镜花水月蝴蝶仙境。  烟蝶轻轻颤动着晶莹剔透的羽翼,在那青翠欲滴的花蕊中翩翩起舞。雪蝶呢,则是坐在旁边的花瓣上,指尖灵活地拨动着琴弦伴奏。远处的夕阳,透过斑驳的树叶柔和地打在他们的脸上,是那样的美丽和谐。一切显得轻盈活泼,一切又是如此云水禅心。远离了惆怅与悲哀,沉淀下来的是坐看云卷云舒的淡然。  此时,烟蝶不知何时手中兀自多了一柄凤吟剑,舞动着别有一番韵味的弹剑吟:山抹微云兮江波烟万顷,斜阳画舫兮弹剑吟歌行。大风飞扬兮棹舟破风浪,两岸巍峨兮崇山峻岭听。远凝眸,云帆点点翩然白鹭。管弦竹笛悠悠,流霞倾尽舞。风魂雨魄,一扫愁云天外。夕阳轻歌弦上走,舒我凌云志,响九霄。  雪蝶面上带着微微的笑意,轻盈一跳,手向空中一挥,掌中蓦然多了一把龙啸剑启唇唱和道:蝴蝶仙境兮流光缀溢彩,龙啸凤吟兮雪烟并蒂开。何惧风雨兮联袂比翼鸟,穿透九重兮直上莲花台。登云楼,万里飘飘琼枝玉树。缱绻暗香月收,夸父逐日出。雪魂烟魄,一扫愁云天外。暮霭仙境踏兰舟,拂面风细细,看云娇。  “呵呵,雪哥哥,好词!”烟蝶收了凤吟剑拍着手轻笑道。  “哪里哪里,烟妹妹的词才是真的非同一般!大气浪漫,寓意深远,蕴意悠长,耐人寻味!相比之下,愚兄的词显得有些脂粉气,柔软委婉了些。惭愧惭愧!”雪蝶也收了龙啸剑红着脸摇手说道。  烟蝶又是一笑,忽然提议道:“雪哥哥,我们去荷池苑,共舞一支昨日即兴创作的莲塘月光曲如何呀?”  雪蝶击掌笑道:“好啊,愚兄正有此意。”  ......  当那婉妙的音符响起来的时候,氲岚出一双翩然而飞的斑斓彩蝶,它们时而低语时而追逐嬉戏,于百花争奇斗艳的场景里,演绎着天高云淡风清意远的传奇。此时此刻,心弦拨动荡涤了一切雾霭,浣尽浑浊沧桑。超凡入圣的莲花心境,自胸中激荡、衍生、澎湃......   共 4170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治男科专科医院哪家好
云南哪家研究院专治癫痫病
癫痫常见的诊断方法有哪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