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达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造神 第三卷 第一百七十三章 相询

发布时间:2019-10-12 21:15:54 编辑:笔名

造神 第三卷 第一百七十三章 相询

转身,嬴乘风缓步向外走去。

这里虽然并不禁止行人靠近,但若是长时间的在这里徘徊,那么任何人都会觉得他的行踪可疑了。

然而,就在此时,他听到那道苍老的声音道:“你们收拾一下东西,我们现在就走。”

他的那几名弟子面面相觑,其中一人道:“师父,您老不是说,要在这一次交易会中兑换一些好东西么?”他迟疑了一下,喃喃的道:“何况,弟子等人还没有参加交易会,也没有换到晋升之时所需要的辅助丹药呢。”

那名白银境强者怒斥了这几个弟子一眼,道:“怎么,你们敢质疑老夫的话了?”

“弟子不敢。”几人异口同声的叫了一句。

“既然不敢,那还不快照办。”

“是。”

他那几名弟子就算是再不愿意,此刻也唯有听命行事了。

嬴乘风却是脚步一顿,有点儿莫名其妙了。

此人如此急匆匆的想要离去,莫非还是在忌惮着自己所扮演的那个黄金境强者么。可是此时离去,难道他就不怕愈发的惹人瞩目了。

这个念头刚刚闪过,那苍老的念头又一次响了起来。

“且住。”

众弟子停了下来,望向他的目光中充满了求恳。

那人轻哼一声,道:“也罢,就等你们参加完了这一次交易会再走。”

“是。”

这一次,所有弟子都是轰然应是,每一个人的脸上都闪烁着激动之色。

这样的交易会数量其实并不少,灵道圣堂每隔一、二年都会举办一次。但是,如果以轰动性和规模性而论,这二十年传承塔一开之后的交易会,无疑是最为鼎盛的。

特别是那些唯有传承塔空间内才出产的矿物和药草,就愈发的受人追捧,若是错过了这个机会,天知道他们是否还有缘能够参加下一轮的盛会了。

所以,在重新得到了师尊的允许之后,他们几个不由地喜形于色。

“哼。”老人轻哼了一声,道:“你们记住了,这一次交易会上低调行事,千万不可给老夫招惹什么强大的敌人。而且,一旦交易会结束,我们立即启程,你们都要做好准备。”

那些弟子重重的答应着,纷纷下去准备了。

而嬴乘风的脸上却是露出了一丝淡淡的微笑,这个白银境强者其实也是有些急谋的。他在获得了宝物,与嬴乘风所装扮的黄金境强者交易之后,立即下定了远离此地的决心,由此可见他当机立断,颇有气魄。

不过,在下一刻他也立即想到了离去的弊端。

在交易会即将开始之前,突然离开灵塔,无论他用什么做借口,都是一件惹人瞩目的事情。那时候,只要有人稍稍的一打听,就会查知他的身份了。

而留在此地虽然看似危险,但那位黄金境强者未必就能够找到他,。何况,就算是找到了它,也没有人敢在此地肆无忌惮的杀人。他只要等到交易会一结束立即离去,被察觉的可能性就微乎其微了。

想通了其中关键,嬴乘风哑然失笑,他迈开了大步,心情愉快的前行着。

不过多时,他重新回到了灵塔之中。

灵塔的规矩相当严厉,里面的人出来没有任何问题,但若是想要进入其中,那就是极为困难了。

嬴乘风刚刚走到灵塔大门处,就被一名黑铁境的武者拦了下来。

看在嬴乘风身上的灵师长袍,这位黑铁境武者的脸上闪过了一丝惊异之色。

因为在他的眼中,嬴乘风的年龄实在是太轻了,似乎怎么也不可能将精神力量修炼到正式灵师的地步。

如果不是见嬴乘风行走之时龙行虎步,自有一股难以形容的气势,他还真的要怀疑这是哪家小子偷了长辈的衣袍来此招摇呢。

只是职责所在,所以他还是上前一步,将嬴乘风拦了下来,沉声道:“阁下,想要进入灵塔,请出示身份铭牌。”

嬴乘风眉头略皱,此时他已经知道许夫人所赠送的玉牌并不是普通货色,一旦在大庭广众之下拿出来

,只怕立即会引起无数人关注,甚至于连那庭院之人也要惊动了。

有心不想拿出玉牌,但是眼前这位武士却是凝神以待,大有玉牌不到手誓不罢休的模样。

轻叹一声,嬴乘风缓声道:“阁下,在下刚刚从里面出来,最多就是滞留了一刻钟时间,难道还需要证明么。”

那名黑铁境武者肃然道:“不错,只要你一只脚踏出了灵塔,那么再想进来之时,就必须重新检验身份铭牌。”

嬴乘风轻哼一声,道:“在下的玉牌忘了携带,不知阁下可否通融一下。”

那武者毫不犹豫的摇着头,道:“除非是有人作保,否则阁下不许进入。”

嬴乘风沉声道:“什么人可以作保。”

“本塔的核心弟子,或者是各位长老都可以。”

嬴乘风的眼眸一亮,道:“不知许夫人可否。”

那黑铁境武者的心中一凛,就连说话都有些紧张了。

“许夫人?她愿意为你作保?”

在他的声音中,充斥着难以置信的味道。

嬴乘风微微一笑,道:“在下嬴乘风,请将在下的名字通知许夫人,阁下就可以知道了。”

那黑铁境武者深深的看了眼嬴乘风,终于道:“也好,阁下请稍候。”

许夫人的身份在灵道圣堂中极高,远不是他这个小小的看门武者能够比拟,所以在听到这个名字之后,他不由地吓了一跳。

不过,他的心中已经决定,如果许夫人愿意为他作保也就罢了,但若是不愿意,那他就要亲自出手,好好的教训一下这小子。

伸手招来了一个仆役,此人低声吩咐了几句,那位仆役恭敬的应了一声,立即转身跑去。

没过多久,远处一道柔媚却偏生带着一丝坚强的声音幽幽响起。

“嬴兄,你竟然没把身份玉牌带上,实在是太大意了吧。”

许夫人从后方缓步而来,她的脚步看似极慢,但事实上却是极快的,片刻之间就已经来到了灵塔入口处。

“见过许夫人。”

整齐划一的声音响了起来,包括那名黑铁境在内的所有人都是同时躬身下去。在见到许夫人之时,他们简直比见到顶头上司还要忌惮和恭敬。

许夫人轻轻的摆了一下手,道:“此人乃是器道宗的少年英雄嬴乘风,你们看好了,若是他下次再来,就直接放进去吧。”

“是。”几个守门的立即将眼睛瞅向了嬴乘风,似乎是想要将他的面目深深的印入脑海之中。

“嬴兄,请吧。”许夫人笑呵呵的说着。

有了这位灵道圣堂的白银境灵师作保,自然没有人再敢阻扰,嬴乘风随着许夫人进入了灵塔之内。

“前辈,多谢您了。”进入灵塔之后,嬴乘风微微低头道谢。

许夫人微笑着看向他,那双眼眸中闪动着一丝睿智的光芒,道:“嬴兄,你的身份玉牌并不是忘记携带了吧。”

嬴乘风扰了一下头皮,笑呵呵的道:“前辈见谅,晚辈只是不想惊世骇俗罢了。”

一般入塔之人所携带的只不过是身份铭牌而言,虽然也算是一件灵器,但是与嬴乘风身上的玉牌相比,那就是天差地远,所代表的身份地位亦是如此。

如果嬴乘风在门口将代表黄金境强者的身份玉牌取出,肯定会造成比现在更大的轰动。

“呵呵。”许夫人微笑着道:“据妾身所知,嬴兄不是去了地下交易场么,为何突然跑到灵塔之外了。”

嬴乘风双手一摊,道:“在地下交易场中没有找到什么好东西,所以出来逛逛。”

“是么?”许夫人脸上的笑意愈发的浓郁了,只是在那笑容中却多了一丝狡黠之色。

嬴乘风的脸色微微一红,他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

这里可是灵道圣堂,乃是对方的地盘。而他在地下交易场中曾经拿出过玉牌,其他人自然不知道他的身份,也绝对想不到,但许夫人就不一定了。而且,看她的表情,十有八九已经猜到了些什么。

轻咳一声,嬴乘风苦笑着道:“前辈慧眼如炬,晚辈什么都瞒不过您。”他先拍了一记大大的马屁过去,然后道:“晚辈确实是有了一点儿收获,但是这点东西未必会放入您的眼中啊。”

他虽然承认了某些事情,但却并没有将经过详细的说出来,而是留给了对方一个充分的遐想。

“哼。”许夫人不屑的轻哼一声,却不再继续追问,而是道:“嬴兄,下午的正式交易会即将开始,妾身陪你去器道宗的包厢吧。”

“好,那就麻烦前辈了。”

嬴乘风闻言大喜,面对着这位风韵十足的许夫人,他可是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

其实,许夫人的容颜和身材都堪称上上之选,绝对是一代尤物,而嬴乘风的真实年龄同样能够欣赏这一年龄段美丽女性那充满了诱惑的魅力。

但问题是,许夫人是沈玉琪的师父,虽然这个师父并没有拜多长时间,可起码名分上就是如此。

所以,嬴乘风可不敢在她的面前肆意妄为,甚至于连谎话也不敢说的太多。

眼珠子一转,嬴乘风突地道:“前辈,晚辈想要询问一件事情。”

“你说。”

嬴乘风神情一敛,肃然道:“晚辈想要知道,如今居住在外围庭院中的都是何方强者。”

Ps:第二章到,还有两章……(未完待续。)

泰州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常德哪家性病医院好
来宾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泰州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常德哪家医院治疗性病